桂林乡村推行“签约医生” 3年推广遭遇重重困难(图)

来源:网络 | 2015-12-09 | 作者:Author

核心提示:早在2012年,广西就启动了乡村医生签约服务的试点工作,让乡村医生与农村居民进行签约服务,然而,三年过去了,乡村医生签约服务却仍然面临着推广难、进度慢的尴尬……

原标题:3年推广遭遇重重困难

“签约医生”进农家难在哪?

上月末,国家卫计委网站有消息提出这样的观点:到2020年,全国范围内力争实现让每一个家庭拥有一个合格的签约医生,每个居民有一份电子化的健康档案。

“签约医生”的字眼就这样进入了人们的视线并引发热议。殊不知,早在2012年,广西就启动了乡村医生签约服务的试点工作,让乡村医生与农村居民进行签约服务,这种医生与居民直接签约享受“一对一”医疗服务的模式早已在桂林农村地区推行了三年的时间。

然而,三年过去了,乡村医生签约服务却仍然面临着推广难、进度慢的尴尬,而其中反映出来的,其实是农村医疗发展进程中所面临的实际困难和困惑。

村医梁日平正在准备联系随访的村民

桂林乡村推行“签约医生”

2015年11月3日,龙胜瓢里镇梅洞村的村医梁日平正在计划着这两日下乡进行签约农户的随访工作。

前几日在乡里组织的体检服务中,他的几户签约农户血糖、血压的指数偏高,按照签约规定,他要在3日后给他们做定期回访,以便跟进农户的健康信息。

但是预约工作并不十分顺利,“最近几天经常下雨,农户一逮到好天气就下地去了,跟他们预约都推说别来了,有时候去了也是扑个空,只能苦口婆心地劝。”梁日平说。

作为梅洞村1240口人唯一的村医,1996年从卫校毕业后,梁日平就开始了村医的工作,近几年来,随着农村基本医疗与公共卫生服务的普及,他已经逐渐由原来半医半农的工作模式转变成村里面全脱产的村医。从前年开始,因为乡村医生签约制度的试行,他先后与村里面40多户人家签订了服务协定。

“服务协定规定了我要给签约农户提供的医疗服务,包括常规的医疗以及一些个性化的服务,比如对于高血压、糖尿病等病人一年不少于4次的随访,并且要登记起来,上交卫生院。”梁日平告诉记者。

另一边,永福县堡里乡三多村的村医肖吉凤也与在她管辖的责任片区内200多户近1000人的村民签署了医疗服务协议,“因为人数比较多,工作量自然比以前加大了。”肖吉凤说,“签约后各项工作都规范了很多,以前虽然也进行随访,但是一般只要到时间打个电话通知就好了,现在需要实时跟进村民的健康状况,感觉签了约后对村民的健康就有了更深的责任感。”

事实上,他们口中的“签约服务”,是在2012年7月广西区下发的《自治区卫生厅关于印发广西乡村医生签约服务试点实施方案的通知》中提到的,为了转变乡村医生服务模式,促进农村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健全和完善,而在区内22个县开展的乡村医生签约服务试点工作,桂林市的平乐、龙胜、阳朔和永福四个县被划为试点。

“当时同步下发了《广西乡村医生签约服务试点实施方案》(下文简称《实施方案》),其中就对村医签约后应该履行的服务内容做了解释。”桂林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基层卫生科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按照文件规定,签约居民在享受国家规定的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服务的基础上,还享受以健康管理为主要内容、主动服务为主要形式的个性化服务。如乡村医生服务团队每年对签约居民进行1次健康状况评估、对慢性病患者提供每年不少于4次的主动健康咨询与分类指导服务以及对留守儿童、空巢老人等的跟踪服务等。

这样的乡村医生服务团队由村卫生室医生、护士、公共卫生医生与乡镇卫生院的骨干医生(全科医生)组成,《实施方案》为签约服务的推行制定了模式:采用“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医生+农村居民)”的模式进行,通过乡镇卫生院骨干医生包村、村卫生室医生包户包人的机制,建立起稳定的契约型服务关系。

“乡村医生作为签约服务的第一责任人,有了掌握村民健康信息的义务,而由乡镇卫生院组成的医疗服务团队,也能为乡村医生提供技术支持和后勤保障,这样以团队的形式确实为村民的健康服务提供了不小的保障。”基层卫生科的工作人员说,“可以说,这个政策是在针对农村医疗的改革和推广上制定的。”

“签约医生”推广不易

然而,乡村医生签约服务推广三年以来,从今年8月各县上报的推广统计数据看出,推广效果并不十分理想。

记者从市卫计委基层卫生科了解到,截至今年8月份,桂林市共有33个乡镇实施了乡村医生签约服务,35259户共计113916人签署了服务协议。其中,永福县的签约数量占据了绝大部分,有9个乡镇开展了乡村医生签约服务,30492户共计97425人签约;龙胜的10个乡镇都推开了村医签约,450户共计1800人签约;平乐县目前只有2个乡镇在推广,439户共计2151人签约。另外,全州县和资源县虽然没有列入试点,却也选取了几个乡镇推广,但签约人数也不过万。

推行三年,对于有267.79万乡村人口的桂林来说,113916人显然只是一个小数字。根据《实施方案》的工作步骤安排,各试点县2012年7月是启动阶段,各卫生室做好宣传发动工作,2012年8月到11月是组织实施阶段,这段时间内,村卫生室、乡镇卫生院和村民按照签约服务格式要求,签订乡村医生服务协议,并做到成熟一个发展一个,由点到面逐步联片发展。

梁日平是在2013年接到了瓢里镇中心卫生院给他分发的十户签约指标,在2012年,龙胜就曾组织县内的142个村医召开了全县动员会,经过一番学习,他也开始了推广工作。“首先要自己学习理解,搞清楚服务内容,这样才好跟村民做解释工作。”梁日平说,但这项工作也着实耗费了他不少精力,“一开始村民很多都不理解,要他和家里面的人签名、留电话号码都嫌麻烦,我也只能先选家里有年轻人的人家开始推。”

“召开动员会后,我们第二年5月份在县内的48个村进行了试点,开始推广,但至今为止,这项工作推广得并不顺利。”龙胜卫计局副局长石建革说,“整体工作增长得比较慢,有的卫生院一年下来也就签了十几户。”

永福县开展乡村医生签约试点要早于文件的下达。“2012年以前永福就选择了龙江乡和罗锦乡开展了签约工作,文件下达后开始在县内全面铺开。”永福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副局长李盛宇说,“当时也只是试行,工作强度也不大,那时也就签了几百户而已。”

去年,为了更好地开展签约工作,永福县将村医的签约率写入了乡镇卫生院主要指标考核评分标准内,这样的激励手段是永福签约服务开展得比较广的原因之一。

“起初,永福的签约工作推广力度也不大,去年将签约引入行政考核制度后,签约数才有了大的增长。”李盛宇告诉记者,目前永福的乡村医生签约率差不多在65%左右。但高签约率的背后,也意味着一个村医承担着比较重的压力,“有的村一个村医最多可能要负责二三千人的签约服务,这样也导致了现阶段签约后服务工作实施还是比较粗糙的,更多是停留在签约的表面,与原本签约应该带来的精细的医疗管理还有一定差距。”

延伸阅读:

在桂林当医生幸福吗?七成医生不希望子女从医

医怒是因医患信任的缺失 看病中三中情况容易让人冒火